爱满天下系列征文:奔跑者

八(4)班 27号 杨靖轩

       “ 我必须跑得更快,才能跑赢时间,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。”-题记

        最初,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,这不过是一个病人染上肺炎,一群人患上这种新式的病毒,一些医生的警告,一个海鲜市场的关闭。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。

        金银潭医院,“战争”最先打响的地方,“离炮火最近的地方”,这次疫情阻击战众人皆知的标志性地点,无数的医护人员聚集奋斗的地方,无数奔跑者赶着时间与死神抢人的地方。这里有无数感人的事迹,但在这批白衣天使中,他脱颖而出。

       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院长——张定宇,一位身患渐冻症的老人。病魔没有冰冻住他为医的热情,没有冰冻住他生命中的阳光,他散发着生命的光芒,普照病人,帮助它们脱离死神的拥抱。

       在医院中,你可以看见张定宇院长艰难笨拙地移动着自己正在萎缩的双脚,迈着最坚定的步伐,肩膀一高一低的,因为无数的病人蜂拥而至,因为复杂的临床研究,因为繁琐的新颖病例,他的后背像猫一样弓着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,去向病房,去向院办公室,去到手术桌前。同事们都说,平日里,他是走得最慢的,人的生命置于悬崖的时候,拼的时候,他总是走在最前面的。

       张定宇院长的脾气很是暴躁,性格也极为粗糙,对事要做到精益求精,对人更是要做到一丝不苟。正是这样,他做事果断,无论做出任何决定都让人觉得可靠、踏实。对待病人,他谦恭、耐心:对待下属,他严格、镇定。有一次,他走入病房安慰年龄小的患者:“不要伤心,病魔会被我们战胜的,我们是你坚实的后盾”。前脚刚踏出病房就以严厉的眼神嘱咐着下属:“搞快点。搞快点,这个事情一点都等不得,马上就搞!”

       他备受渐冻症折磨,自己却没半句怨言,整整三十天奋斗在战争一线,困了就靠在躺椅上小憩一会儿,饿了就咬着牙屏住一会儿。凌晨六点起床,次日一两点入睡已是常态,但从他的气质看来,他没有丝毫疲惫。他用高低不平却无可撼动的脚步踏在医院的走廊上,病房里,踩出了最坚实的阵地,他用自己的行动,仿佛在警告死神,告诉病毒:“这是我们的地盘,你们不能从我们手中掠夺生命!”有几天因为日复一日地工作,他病倒了,躺在床上输了两天的滴液,手中却依旧拿着材料了解病情,熟悉病人,有时还总是顽固地走下床,说床位要留给病人。

       他身赴一线的妻子不幸感染,自己却没有时间去关心妻子,有时甚至与家人视频通话到一半,就被病人给“召唤”过去。在他奋斗的33天里,他陪在妻子身边30分钟,离开时含着泪说了句“保重”就急急忙忙的回去工作了。他自己说过:“虽然我是个好医生,但我不是个好丈夫。”对妻子的愧疚还是没能阻止他去与病魔作斗争的决心。他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深深地触及了人们的心灵。

       生命的守护,争分争秒,与时间赛跑,时间何曾给他们特别的眷顾!疫情又何曾让他们有片刻的喘息!他们不能停下,他们也不会停下,他们是奔跑者,他们要跑的更快,来不及想一下自己,来不及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家人。

       他们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是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,一位父亲,一位母亲,一个兄弟,一个姐妹,一个医生,一位奔跑者……

0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