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满天下系列征文:有一种力量从未消失

预备(6)班  奚颢唯

       由于外公身体不适,我们全家拖着大包小包匆匆结束旅行,从苏州回到了上海。这一天是2020年1月23日,我想我很难忘记,因为就在踏进家门的那一刻,新闻中传来了武汉封城的消息,疫情全面爆发,同时,上海派出了第一批医疗队驰援湖北。

       短短几天时间,被感染的人数就成倍增长,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。通过新闻与网路,我了解到新冠肺炎虽没有03年的SARS死亡率那么高,但传染性极强,波及面更广,防控形势更加复杂严峻。

       作为一个常住人口超两千万的国际化大都市——上海,你能守住么?

       从那天起,关注疫情的发展和上海的防控举措就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。在入沪高速道口设卡,通过的每辆车都必须接受检查,车中每个人都要测温,并登记居住地信息,一系列步骤完成后才能放行。如果发现体温异常者,就要入院进行隔离观察。而体温正常的外地来沪者,回到社区后,也要进行十四天的居家隔离才可出门。对于那些在上海无工作,无居住地的人员则进行劝返。

      上海的大门守住了,那内部又如何呢?大年初一那天,我和妈妈出门买菜,妈妈提醒我一定要戴好口罩,可我从小就不愿意戴口罩,原因是太闷,不舒服,眼镜上还会起雾,看不清东西,于是,趁妈妈不注意,我偷偷拉下口罩,露出鼻子。可当我走到大街上,我惊呆了,路上行人稀少,大家都响应市政府号召,自觉宅在家中。而那些不得不出门的人,不管男女老少都自觉戴着口罩,他们这样做既保护了自己,也保护了别人。看到这种情形,我的心中羞愧万分,将口罩往上提了提,遮住鼻子,妈妈见状,不由对我微微一笑。买完菜结账时,大家自觉地隔开一米不到的距离,避免接触,而收银员也善意地提醒顾客使用手机支付,尽量减少现金交易。一次外出经历,使我感触颇多,我也在心中暗暗地为上海人的严格自律点赞。

       自从彭浦地区出现了一例新冠肺炎感染者,社区的管控又上了一个台阶。就拿我们小区而言,原本有四个出入口,现在三个封闭,只留一个进出,凡进小区的居民都要测量体温,外来人员不得进入,那么外卖和快递怎么办?社区志愿者们想到了妙招,在入口处放置三张桌子,一张是给快递员寄放包裹,一张给外卖,而最后一张放线上订购的蔬果。居民只要接到快递员的电话或短信提醒后,到小区门口自行取物便可。与原来直接送到家中相比,确实多有不便,但非常时期,大家都能理解,毕竟这样做可以降低传染的风险。那些原本在垃圾箱房值守的阿姨大叔们又重新穿上黄马甲,与街道工作者一起充当志愿者。无论是刮风下雨,还是冷空气来袭,他们都坚守在岗位上,每四小时换一次班,疲累可想而知。每次下楼拿快递,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时,我心中的敬意便油然而生,虽然不能用言语来表达感谢,但心中默默地说:“你们辛苦了!”

       守望相助,共渡难关,看着整个上海都在为疫情防控默默地奉献着,我觉得作为一名上海人,我也可以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,那就是在家中担任“防疫小卫士”。每当家中有人出门,我都会提醒他们戴上口罩,并教外公外婆正确的佩戴方法;回家后,我会提醒他们脱下外套,并用药皂洗手;我自己则尽量不出门,宅在家中,安排好作息时间,学习、锻炼、娱乐三不误。

       从疫情大规模爆发到现在,已经过了近一个月,可我们这座超24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只有三百多的病例,而治愈率却高达53%。面临春节的返工潮,上海没有封城,依然海纳百川,在一片质疑声中,上海坚守住了。妈妈告诉我,2003年“非典”大爆发,整个上海约1700万人口竟只有8人确诊。是什么让一个超大型城市只有几个人感染?我想应该归结为“自律”吧,对于我们大多数的人来说,并不能亲赴防疫第一线,但是只要我们做到不恐慌、不添乱,遵守有关纪律,做好应做的事情,守好自己的大门,就是为这座城市,乃至国家出了一份力!从1988年甲肝大流行,2003年“非典”、05年禽流感、09年H1N1甲型流感、13年H7N9禽流感的大爆发,直到今年的新冠病毒肆虐,上海始终牢牢践行着这种精神和品格,将其化作一种强大而持久的力量,这种力量足以战胜一切。

       我不由想起了德育宋老师在刚入学时说的一句话:文明是什么?首先就是管理好自己,不给别人添麻烦,这说的就是“自律”吧!是的,疫情还在持续,作为一个普通的上海人,首先就要做到有教养、守纪律、顾大局,用这种力量守护我们深爱的城市,我相信这场艰难的战役我们也定能取胜。

0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