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兄弟,致篮球

        扬波中学初中部历史上从未参加过任何区级的篮球比赛,因而,这次校队的建立以及参加区里比赛,用咱班主任的话来讲,正可谓:“前无古人。”客观的说,我们这届并不是篮球打得最好的一届,只是我们这一届有幸可以代表学校出征罢了,谢谢我们的老师。不过我身为校队一员,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感慨以及想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 校队的每一个人,无论是首发还是替补,都对胜利有着异常相似而强烈的渴望。所以,当大家知道自己被选入校队时,内心除了一丝得意之外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激励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意味着更多的训练,更多的困难和更多的汗水。烈日炎炎的中午,操场上,我们拼命地全场跑动,在一次次攻防转换里,每个人都全神贯注,打好自己的位置。为了防住对手竭力跃起,为了赢得球权飞身扑出,为了一次快攻全场飞奔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在许多人眼中看来是那样的微不足道,我记得有人和我说过:“不就是打个篮球吗,干嘛要这样子让自己受累?”是啊,不就是打个篮球吗?可是你们知道篮球对我们这些人意味着什么吗?我们一次次付出汗水为的不只是赢得比赛那么简单,篮球对我们来说早已超越它本身,它是我们的信念。我们为它流过泪,也为它受过伤,更是为它放弃了许多许多,就仅仅因为它是篮球。这次校队的出征大家都抱着必胜的心态,也正是因为我们对篮球的热爱。

        言归正传,第一场比赛我们对上回民,大家很快进入状态轻松拿下比赛,在我们第一次获得胜利的那刻,每个人心里都分外欣喜,同时内心也燃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斗志,那便是赶快获得下一场胜利。面对回民说我们队伍中有高中生的质疑声,我们只是一笑而过,一心放在训练上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地,就这样一场又一场,我们都大比分获胜,作为黑马,一路杀进了总决赛。记得我们控卫蔣闻和我讲过:“我想象不出输球的感觉。”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,不曾想象也不愿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 决赛那天是个阴雨天,我披着厚厚的外套早早来到球场热身。见到队里每个人,果不其然,都是一副轻松的表情,我们全都知道对手青云中学的强大,  这也恰巧激发了我们内心的战斗欲望,就自然而然抛开所有羁绊,显得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,要说前三节我们真是打得如鱼得水,很快带着十二分的优势进入了第四节。然而,真正考验我们的还是第四节。第四节,对方的大前锋突然开始发力,连突带罚一举把比分追平,十二分的优势一下子化为乌有。眼看最后二十秒,对手手握两个罚球机会,并且全部命中反超了两分。二十秒,两分,曾经看过的球赛里这种最后时刻总是会有绝杀的奇迹发生,可是这毕竟不是职业联赛,也许我们就会输在这里了吧。我想着,竟然绝望起来。然而,当我们叫了暂停后,所有人把手放在一起叫了一声响彻全场的“加油”后,我又燃起了斗志。因为对手的技术犯规,神晓文走上了罚球线,手握两个罚球机会。全队的人都看着他,祈祷着。第一罚,进了,分差缩小到一分。我走到晓文背后拍了拍他,不知道为何自己要这样做,也许是要让他放轻松,也许是要缓解我自己内心的紧张,也许两者都有。我只觉得心脏跳得飞快,直到晓文稳稳把第二罚投进,我才松了口气,又立马进入紧张状态——每个人都是这样。因为我们每个人心里现在都只有一件事情:胜利。边线球发出来了,我控着球,寻找着有空位的队友。从我的视线里看出去,内线陈俊译被绕前,陈枫明位置太深,赵天杰在毫无威胁的外线……正打算自己出手投篮,神晓文一下子从右侧的人缝里穿插出来,我威多想直接把球交到了他手上。只见他转身背打,运球,一下,两下,翻身,出手。这个我见他做过无数次的动作,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截然不同。哨响了,打手犯规,两次罚球。就在那一刹那,我看到晓文霸气的笑了,我知道,我们要赢了。晓文罚球时少了之前的踌躇,异常稳健地两罚全中,重新帮我队夺回了领先位置。青云最后一投投失后,队长陈俊 译死死抱住篮板球,任凭三个青云队员如何抢夺都不放手。哨响了,比赛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带着激动和欣喜大声咆哮着,和队友紧紧相拥在一起,戴庭风适时地放起:We are the champions,音乐声中,每个队员都笑了——我们是冠军。

        我感谢校队的每一个兄弟:陈俊译稳扎稳打的后仰跳投;陈枫明关键时刻的打板两分;神晓文冷静的绝杀;赵天杰准确的传球;马宣凯精准的左手上篮;胡岳阳高强度的贴身防守;虞舜杰稳定的控球;蒋闻迅速组织的快攻;戴庭风的助攻;尤麒浩的中投;王逸维的逼抢。无论你是首发还是替补,无论你得分与否,我只想说,兄弟,谢谢有你,谢谢有你们。

       无兄弟,不篮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咱班主任前半句是:“前无古人。”后面还有个:“后无来者。”我不这么觉得,明年我们扬波校队第二届,一定会更好的,一定。

2013.11.17

初三(6)班

金宇轩

3

分享